快捷导航

主校区地址 : 邯郸市新华街2号(309国道与新华街交叉口南行20米) 乘车路线:汽车东站乘813 811 806 路到雷兹万印刷站下车即到
电话 : 0310-5311195 8081650 8081330
Q Q: 1528271836 3550778631
西校区地址:邯郸学院继续教育学院2楼(邯郸市学院北路与中华大街交叉口东行50米路南
电话:0310-6025210 3200568 QQ:800008216

 

 
新闻资讯

600多学生求学路上演惊天逆转 如何躲过虚假招生?

作者: 日期:2016-3-29 11:21:32
导读:
新闻资讯

在这个万物复苏的仲春时节,高职生冯亮的求学之路出现了惊天逆转。

甘肃陇南小伙子冯亮去年秋天告别了亲人,来到兰州科技职业学院(下称“兰科院”)会计电算化专业,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活。春节过后,在大学第 二学期刚开学的第二周,冯亮却被突然通知要前往河南郑州,在河南继续学业直到毕业。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将来的毕业证可能并不由兰州科技职业学院颁发, 而是出自此前闻所未闻的郑州商贸旅游职业学院。

在兰州科技职业学院,和冯亮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数百名学生。是否去河南继续学业,成为他们求学生涯中的另一个重要选择。

突如其来的郑州之行

3月11日中午,上完一周最后一节课的冯亮,还是像往常一样,坐车到临近的榆中县和平镇朋友的店里玩。

谁知道下午刚到和平镇,冯亮就收到了班主任在QQ群里发来的消息:星期天(3月13日)要去河南,赶紧收拾东西。

冯亮完全不明白要去河南干什么,但是,高考录取前的那一幕让他隐约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2015年夏天,高考结束后,冯亮考了280多分,看着同学个个被顺利录取,他发起了愁。就在这时,一名已被兰科院统招录取的同学告诉他,兰科院预科还在招人,且没有分数要求。和校方联系后,冯亮顺利被录取。

此前,冯亮就听说兰科院前几届“1+3”预科会去河南读书,入校时,他和同是预科的同学特意询问了班主任白老师,当时,白老师明确告诉他们“不会去河南”。

3月11日下午,一头雾水的冯亮匆匆返回校园。彼时,学校要求他们缴纳300元的路费和160元的学籍信息注册费。很快,他们就拿到了3月13日18时55分发车,兰州开往郑州的K178次列车硬座车票。

冯亮进一步了解才知道,这次去河南的目的是填报学籍信息——因为他们是“1+3”的预科,进入兰科院时没有学籍。他们还被告知,会计电算化 专业的同学填完学籍就返回兰州,学前教育等专业的学生则会直接留在河南就读。学校老师还告诉他们:“所有人都得去,填不上就没学上。”

起初,有同学不愿意远走河南,可后来,在校方的各种劝说下,都被说服了。

近20个小时的路途颠簸后,3月14日14时,冯亮和60多名同学到达了郑州。本以为要到可能待3年的郑州商贸旅游职业学院(下称“郑州商旅学院”)去看看,结果他们却被直接带到了一家网吧,填写学籍信息。

冯亮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天下午,在指定的一个名为“河南省普通高校招生考生服务平台”的网站上,冯亮和他的同学填写了家长的 工作单位、身份证号以及个人简历等信息,“用来入学籍”。填写完成后,带队老师还想带着他们去采集指纹和身份证信息。但因为学校下班了,只好给他们临时安 排了个小旅馆过了一夜。

好不容易熬过这一夜,冯亮等人被带到郑州商旅学院的招生大厅,进行信息注册。“当时我们都不想注册。”冯亮说,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最后副院长(即兰科院副院长)孟光过来给我们做工作,意思就是先把学籍注册上。”

注册完学籍,不想继续挨冻的冯亮和同学自行找了个旅馆,一觉睡到了16日中午。随后他们被带队老师带到郑州火车站等待了10多个小时。最后,冯亮等人又乘坐3月17日凌晨的火车返回了兰州。

17日17时多回到学校时,冯亮等人意外地发现,当初老师说的那些去了河南就会留下的学前教育专业同学,已经在“操场上站着了”。与此同 时,一则关于“兰科院强制将500余名预科大专学生转往河南,学生拒绝入学”的报道也开始在网上广泛传播。这时,冯亮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于是,冯亮等人开始跟学校交涉。3月24日20时,在学生们返校一周后,兰科院院长孟虎召开了学生大会。孟虎表示,冯亮等人的学籍已经在郑 州注册,将来发的是郑州商旅学院的毕业证。如果不想去河南,可以报兰科院的推免(高中和中职学校应届毕业生由所在学校推荐、高校审核录取的一种招生方式 ——记者注),但是兰科院的推免是“由省教育厅出卷子”,如果考不上,就“一年白念了”。

不过,冯亮强调,他和同学们还是不想去河南。“来的时候,发的是兰科院的录取通知书,我们为什么要拿那边学校的毕业证?”冯亮气愤地说。


五花八门的招生方式

冯亮不想去河南是有原因的。

2015年高考结束后,他本已被安徽的一所学校录取,但因为父母嫌太远而未能成行。经同学介绍,他和兰科院的招生部门取得了联系。

在电话中,招生人员告诉冯亮,“1+3”预科的毕业证和统招录取的一模一样。随后,没有经过高考志愿网上填报系统,冯亮就被兰科院录取了。 与冯亮类似,同样就读会计电算化专业、来自甘肃酒泉的郑军也没有经过高考志愿网上填报系统,他在学院官网上填报了“1+3”预科,然后也被录取。

冯亮的室友孙伟是统招生,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报考这个学校的预科不需要分数,联系上招生老师就可以了”。据孙伟所知,兰科 院的招生策略是,给学校的一些学生干部招生名额,让他们去家乡招生,“如果招到一个学生,就能拿到600~1000元不等的提成。”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兰科院一名学生会干部陈锋则表示,每年招生季,学校会安排一个老师负责一个地区,也经常带当地的在校生参与招生,“那些上届的在校生,会介绍本地高考分数低的同学过来”。

除了录取方式,兰科院“1+3”年制预科开设的专业也是笔糊涂账。

去年高考后,来自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的宋洁原本报考了新疆的学校,可家人觉得新疆太远,想让她在附近找个学校,“就算多花点钱也行”。在 网上看到兰科院有她想读的学前教育专业,宋洁打电话给兰科院招生办,询问能否网上报名,招生办老师告诉她:“不用网上报名,放心来就可以,有这个专业。”

由于报名晚了,宋洁并没有像在学院官网上报名的人那样,拿到录取通知书。可宋洁感觉兰科院的招生简章和正规的一模一样,并且是有备案的正规学校,就相信了该学校有学前教育专业。

开学后的遭遇让宋洁无言以对。她发现学校只开设了几门公共课。在上了半年学后,宋洁和同学在3月11日也突然收到了去河南的通知。老师告诉她们,不去的话只能退学,兰科院没有学前教育专业。

更夸张的是,还有一些同学经历了入学后专业被取消的事情。同样是在学院官网上报的名,付丽最初就读的是临床医学专业。结果军训之后,学校突 然说临床医学专业没有了。于是,她班上100多人的专业全部由临床医学变成医学综合。尽管医学综合还被细分为药剂、药学、口腔、助产等专业,但所有专业混 在一起上课。

选择了药剂专业的付丽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其实这个学校压根儿就没有这些专业。“这个学校只有护理、会计电算化等6个统招专业,但是在学院官网的招生简章、打印的招生彩页上,各种专业都有”。

记者在兰科院官网上发布的《兰州科技职业学院2015年招生简章》中发现,确实不同专业存在着不同的报考方式。其中,护理、数控技术、焊接 及自动化技术、会计电算化、计算机应用技术和连锁经营管理等6个专业被标明“必须在省招办网站填报普通大专志愿”,学前教育、临床医学、药剂学、道路桥梁 工程技术等专业“均通过学院网站在线报名、电话报名、或者在学院设立在当地的驻点招生老师处报名”。此外,在备注栏里,兰科院还用橙色的粗体字标明:“毕 业均颁发:经教育部电子注册的普通大专毕业证和择业证。”

无中生有的学籍信息

就在冯亮和同学长途跋涉、“千里走郑州”注册学籍的时候,同样来自兰科院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们则在河南周口经历了另一番遭遇。

与会计电算化专业一样,学前教育专业的同学也在3月11日接到了去河南的消息。在了解到兰科院没有学前教育专业后,一些同学询问老师能否不去河南,转到别的专业就读。但是老师明确表示:“不可以转专业,要么去河南,要么退学,只能二选一。”

迫于无奈,林婷只好和同学们一起赶往河南省周口市。3月14日到达周口后,林婷等人被学校安排在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的一栋破败宿舍楼 里,“楼道里全部是垃圾,没水没电,床板也是一块块木板拼起来的。”一位同学提供的照片也表明,该宿舍楼的卫生间积了很厚的灰尘。

随后,兰科院曾表示,在录入信息前,林婷等人必须预交2300元的学费,否则录不上信息。突然被发送到周口,林婷和同学本来就觉得这事有猫儿腻,又被要求必须提前交学费,她们心里更是犯起了嘀咕,都拒绝交费。

然而,更令人震惊的事,发生在打开填报系统之后。“我们都是高中毕业,但是上面的信息却显示我们2014年毕业于周口卫生学校中专部32班。我们大部分人是甘南州的,上面却把我们父母的户籍信息改成了临夏州东乡县,还有些直接改成外省的了。”林婷说。

家在临夏州的宋洁发现,她在填报系统上的户籍地被改成了甘南州玛曲县。带队老师告诉她,那是她父母的出生地。不过,当她在群里声明“我的父母祖辈都和甘南没关系,我爸妈怎么可能在玛曲出生”后,随即就被老师踢出了群。

带队老师告诉林婷等人,只要网上信息采集对了就行。但是林婷还是怕这些信息以后会和户口本上的信息存在冲突,同时也担心自己被别人误认为自己是中专毕业生。在征求家人意见后,林婷等人向学校表示不填信息了。

据此前媒体报道,与学前教育专业学生一同来到周口的,还有兰科院2015级护理、计算机等专业的“1+3”年制预科生共计450余人。这些同学大部分第一次得知将要在周口完成后3年的学业,毕业证也将由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下称“周口职院”)颁发。

周口职院医学院糟糕的住宿环境,浇灭了很多同学最后的希望。“卫生太差,有各种难闻的气味,有的宿舍随地丢着卫生巾。”很多同学不能接受兰科院的安排,从3月15日开始,索性提着被褥等生活用品站在周口职院医学院的门口,希望返回兰州。

当然,还有一部分同学觉得周口职院“还不错”。兰科院2015级1+3年制道路桥梁专业的韩飞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周口职院分为东校区和南校区。东校区就是周口职院医学院,环境脏乱差,包括护理在内的医学类学生今后3年都将在那里上课。

但是,除医学类的其他专业同学,今后3年将会在周口职院南校区就读。“南校区环境好一些,离市中心也比较近,我特别乐意去那边读书。”韩飞说。

因为此前已经知道将会转到河南就读,韩飞对“以周口职院中专生的名义对口进入大专”并无抵触心理。注册完学籍后,韩飞嫌周口职院临时安排的住宿条件太差,索性返回兰州复习。如果没有变故,4月10日,他将再次回到周口职院,参加内容为高中基础知识的几门考试。

在高考分数230多分的韩飞看来,很多同学并没有完全理解学校的初衷,他觉得以如此低的高考分数,能上一个公办的高职院校,拿到国家承认的证书,已经很不错了。

记者查询得知,韩飞4月10日将要参加的考试,属于2016年河南省高等职业教育单独招生考试。单招院校将按照“文化素质+职业技能”的评价方式对考生进行考核,被录取的考生可以不再参加高考。

不过,像韩飞这样的“幸运儿”并不多。据他透露,兰科院原本计划把学生分为两批进行报名。因为有些学生抵触,学院领导忙着去平息事态,延误了第二批学生的报名时间。结果现在,河南省的网上报名系统已经关闭。

“说不清楚”的合作关系

除了前往周口职院的450余名学生和前往郑州商旅学院的60多名学生,还有90多名兰科院的学生来到了河南省南阳市。

其实,这90多名学生后3年本应在郑州黄河护理职业学院(下称“黄河护理学院”)就读。但是唐琳告诉记者,她们3月14日5时多到达黄河护理学院门口后,该学校没有让他们进入,而是让带队老师把他们带到了南阳。

3月15日,在南阳的一家网吧里,唐琳等人从14时~15时一直等到17时40分左右,带队老师突然告诉她们可以注册了。但是,从17时 40分~18时,注册学籍的系统仅开启了20分钟。“系统就给了我们半个小时,我们90多人只报了12个。其他没采集上信息的人,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唐琳说。

同时,学籍上的毕业学校也让唐琳等人充满疑惑。唐琳说,学籍上家长的姓名、户籍和工作单位都是自己填的。但是毕业学校则按照老师的要求填写成了南阳市万维科技中等职业学校(下称“南阳万维学校”),就读专业填的也是计算机。“老师说这个学校就是一个跳板,帮我们从中专跳到大专。”唐琳说。

对此,南阳万维学校学籍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学生“不会被骗”,因为学校和兰州、郑州那边都有合作。他确认,兰科院没有中专,学生可以通 过南阳万维学校参加黄河护理学院的招生考试。至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该工作人员说:“有什么情况你去问孟院长(即兰科院院长孟虎)。”

可是,黄河护理学院招生办的老师却说:“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我们的学生都是单独招生和高考过来的。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招兰州的学生,大部分学生都是河南的。”

有合作关系存在,又不为学校所有人所知,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了周口职院。周口职院医学院的一位副院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450多 名兰科院的学生是南校区招来,医学院根本不了解情况,甚至周口职院的领导也认为“这是个别人的问题”。“谁跟他们(兰科院)联合办学的,院里的领导都不知 道。”该副院长说。

当记者就上述问题向兰科院院长孟虎求证时,孟虎只是表示:“我们要把这个事情解决,教育厅还正在督察进度。”对于其他问题,孟虎则以“省上有通知、不让我们接待”为由,避而不谈。

值得注意的是,甘肃省教育厅3月18日发布的通报中明确写道:“关于网友提及的预科招生问题,甘肃省教育考试院表示未办理过兰州科技职业学 院预科招生录取事宜,该行为属于学校虚假招生,所产生的后果由学校自行负责。”同时,甘肃省教育厅还对兰科院提出了“立即整改、做好从河南返回学生的安置 工作”等五点要求。

但是,记者在3月25日采访时了解到,大部分学生对于学校的处理方式并不满意。一些已经在河南注册学籍的同学表示,还是希望在兰州就读。有些没有注册上的同学,甚至提出了退学,他们希望学校能够退回入学时缴纳的各类费用1.2万多元,以及被学校扣押的高中毕业证。

在兰科院外的一家拉面馆里,记者碰到了一大早从300公里之外的天水市农村赶来的学生家长王师傅。他正皱着眉头抽闷烟,不停地在叹息,“交了1万多,到如今不知道这娃娃上学的前途在哪里?”

王师傅说他找过院长了解情况,孟院长给他的答复是,没有报上名的学生可以选择再上一年,“第一年的预科不算了,明年再入学籍,迟拿一年毕业证”。可是,当想到又要掏出1万多元的各类费用时,王师傅已经不想让孩子继续上了。


上一篇:推进简政放权 严格依法行政 持续深化教育改革教育部党组学习贯彻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精神
下一篇: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中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工作的通知